“政治传播视角下的国家/城市形象广告研究”圆桌讨论会成功举办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唐庆华 发布时间:2017-01-03 阅读:787次  


20161230日下午130,由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主办的政治传播视角下的国家/城市形象广告研究圆桌讨论会”在1005文科综合楼圆满落幕。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骆正林教授、上海同盟广告公司副总经理、创意总监杨舸、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杨新敏教授、王静副教授、张梦晗博士、许静波博士、崔晓春博士以及《媒体与政治传播》课程全体选课硕士生共同参与了本次讨论会。

会议由凤凰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健主持。他首先欢迎各位特邀嘉宾各位同事以及研究生同学参加圆桌讨论同时表示这次讨论是《媒体与政治传播》研究生课程教育教学的一次尝试,希望各位嘉宾与老师、同学都提宝贵意见,更好地提升与完善《媒体与政治传播》课程

 图片1.png  

 

在观看部分有代表性的国家/城市宣传片后,硕士生李嘉瑞、方乔杉、博士生梅潇报告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李嘉瑞选取南京、深圳、上海等六个城市的宣传片做样本分析,从表现手法、主题理念等方面探讨了城市宣传片所存在的同质化现象;方乔杉同学以“儒文化”为根基,对中日韩三国的国家形象宣传片进行对比研究;梅潇用实证研究方法对南京外海留学生对城市形象的接受与解读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官方城市形象宣传片内容生产逻辑是什么”、“是否可以针对国家或者城市宣传片方面有一个评价体系”等问题。

图片3.png图片4.png图片2.png   

  

    听完报告之后,各位老师纷纷发言,回应或解答三位同学提出的问题。杨舸从业界的眼光出发,剖析形象宣传片同质化的原因在于形象片的主体政府急于改变人们对城市的刻板印象;现代城市发展迅速,政府急需人们对于城市建立新的印象,从而招商引资。他进一步指出,从实战层面而言,形象片的同质化不在于镜头运用的同质化,而在于有没有一个好的idea”,比如伦敦申奥宣传片虽然也有许多共同元素的出现,但是它通过展现“伦敦人已经为奥运做好准备”这个“idea”获得了诸多美誉,也帮助伦敦获得举办权,充分说明了“idea”的重要性。针对梅潇“是否可以有评价体系”这个问题,杨总直言这在实践层面没有操作性,在学术上可以继续研究。

骆正林教授则从学术上追问:国家或城市为什么拍宣传片?宣传片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解释道:在国家日益强调软实力的大环境下,形象片成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获取社会资源的重要存在;国家或者政府宣传片背后其实是有一定的评价体系的,这个评价体系就是领导的意见。宣传片中体现了领导对城市治理和发展的理念,代表着国家意识形态和城市理念的可视化、体验化和物态化,制作方需要将领导提出的“关键词”进行可视化展现,做出让领导们满意的宣传片。他提醒大家注意宣传片的生产过程及其背后的权力关系,一些国家的宣传片是由旅游部门或者是某个组织拍摄的,比如日本和韩国,那么在这背后的权力关系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将这些宣传片放在一起进行比较,需要从具体方面入手去研究宣传片,找到理论支撑,形成理论模型,而不是从宏观层面上评价好与不好。

图片5.png  

王静副教授则从品牌传播的角度探讨分析了形象片,认为形象片其实就是一个建立品牌、传播品牌的过程;她针对年轻群体因为网络化而对国家形象建构参与性比较高的现象提出,在网络媒体环境下,城市传播体系需要结合线上传播与线下体验,并使其保持高度的一致性,否则对城市形象的构建会产生不利影响。许静波博士则从自身曾经参加形象片拍摄的经历出发,认为政府人士需要表现的意象太多,无法采纳制作方富有个性的表达,因而宣传片很难拍出新意,道出了实务操作上的困境;并且同质化的现象在其他领域也有展现,比如国内大学都有“做一流学校”的定位。崔晓春老师则通过学生作品说明独特创意的重要性,只有真正做好“idea”这个关键点,才能做好形象片这个大文章。张梦晗博士认为,政治传播归根到底是一种符号化的活动,它希望达到一种理想状态,但是很难实现,比如2011年《人物篇》国家形象片中,据说宇航员的出现受到外国观众的诸多质疑,传达了一种“侵略性”意愿,若想达到良好的对外传播效果,宣传片制作方需要精心选取在片中呈现的因素。杨新敏教授明确指出,部分形象宣传片没有明确的理念,拍摄、制作出来的作品只能算是一堆碎片的糅合,可看性太低,他再次强调了“idea”在制作形象宣传片过程中的重要性。

最后,张健教授作总结发言。他将老师和同学们讨论的主要内容概括为三个关键词idea”、“权力”、“角度”,其中“idea”突显了实战层面创意的重要性,“权力”关联到形象片在产制过程中的内在机理和体制机制,“角度”则涉及到对形象片的研究需要借助政治经济学、传播学、文化学、公关学等诸多跨学科理论和方法,将形象片的研究推向深入。